扇子哥画扇面11年:网红一时风光 手艺人不能“飘”

“扇子哥”画扇面11年:“网红”只是一时风光 手艺人不能“飘”

黄昏的西安

书院门

长街一角

大树下一群人围坐着

中间的一位大叔

正细心描绘扇面

一笔一画

尤为专注

他叫演庄

是一名画扇手艺人

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

从小喜欢画画

毕业后

没背景的他无处可去

落魄却坚持着梦想

那时的演庄

只要有画画的机会就很满足

他清楚

世界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优胜劣汰

只有不屈不挠的人

才能脱颖而出

大芬村,798艺术区……

绘画人心中的天堂他都去过

历经一番闯荡

演庄仍决定回到起点

开始了书院门长达十一年的“创业”

书院门是西安的老文化街

字画摊位琳琅满目

其中不乏功力深厚

作品绝佳的高人

是书画爱好者的聚集地

这里对演庄来说

神圣又亲切

演庄擅长学院派工笔画

但百姓并不欣赏

倒是人物像大受欢迎

于是他被动转行画佛像

一晃多年

绘画市场印刷品泛滥

演庄的创作举步维艰

有一次

一位客人买走一幅关公像

却认为是印刷品

不听演庄解释

坚决要求退货

演庄急了

随手拿起刚买的扇子

现场画扇以证清白

这次心痛的经历让他难以释怀

但赌气般的行为却给他提供了新思路

扇面画是中国的传统艺术品

由于尺幅限制

扇上绘画要求画家精心设计

胸有成“扇”时

方能落笔

一般书画家不敢随意尝试

这种创作既展现画家技艺

又贴近大众生活

容易得到认可

此后他开始在街头画扇

成为书院门长街上的一道新风景

演庄穿着随意

作画却并不如此

他习惯随地坐下

掏出一卷竹简认真铺开

将里面的四只毛笔一一摆齐

再兑好自带的墨汁

做完这一切后

才展平折扇开始作画

神情专注

今年2月

演庄画扇的视频走红网络

游客因此纷纷“打卡”书院门

网友亲切地称他为“扇子哥”

吸引大家的

不仅是他的渊博学识

他炯炯有神的双眼

尤其清澈

有网友说:

“好奇怪

他明明头发胡子都泛白了

但是眼睛却透着一股青春的味道。”

有游客好奇搭话

他来者不拒

停下画笔侃侃而谈

讨论画艺时更是眉飞色舞

然而落笔画画的演庄

一言不发

放佛刚才健谈的人不是自己

他没有潇洒的挥毫洒墨

而是捻细笔尖

一笔一画开始勾勒线条

慢慢

山石亭台初现雏形

松针老枝也郁郁葱葱

人们屏息看着他创作

看他随着时间流逝

创造出一幅幅风景各异的《芥子园》

《芥子园》是演庄最常画的主题

旁观者或许觉得容易

演庄却说

自己越画

越觉得其中的博大精深

《芥子园》是山水画教科书

里头穿插点染

干湿浓淡技艺繁多

画好一幅将近需要一个小时

他给自己定下了规矩

不能投机取巧应付差事,

一把扇子必须画够一个小时

演庄相信画画和做人是一样的

只有老老实实做事

一步一个脚印

怀揣的梦想和才华才不会被埋没

他坚称自己只是个手艺人

最明白做手艺人不能“飘”

“网红”只是一时风光

热度早晚都会消失

这是社会规律

手艺人要学会忍耐寂寞

而他愿意用一生的寂寞

来换取自己热爱的职业

曾有人不远万里赶来

出高价承包他的所有作品

演庄果断拒绝

坚持每天下午五点出摊

一小时一幅画直至深夜

他说自己不是商人

画画只是为了情怀

这样日复一日地做同一件事情

是他最享受的状态

随着演庄的走红

山寨版“扇子哥”也出现在街头

演庄无可奈何

却意识到自己不能一成不变

艺术也应该不断地完善和创新

他认为

山水画就是中国的哲学

在原则上求变

在传统上求变

现在他每半个月就尝试一种新画法

或工笔线条

或水墨晕染

演庄感慨

手艺人要与时俱进

融入这个大社会

因为现在社会的竞争

已经不止是知识的竞争

而是毅力的竞争

只有坚持

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谈起今后的计划

演庄的想法很多

他想过办场画展

或是出本自己的画册

但他最想做的

还是在街头一直画下去

把艺术带入百姓的寻常生活

利用自己的走红传播文化

他相信一句话

“艺术在使用中才有了生命”

希望这位网红大叔永远不忘初心

留画人间

上一篇:一两银子一片的忠臣肉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