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吴汉血洗成都刘秀为何只谴责不处罚?两百年后诸葛亮给出了

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东汉伐蜀大军在北路军统帅、辅威将军臧宫与南路军统帅、大司马吴汉的率领下,一路攻城略地,陆续兵临成都城下,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围城战。

至十月底,成都已屡战屡败,士卒守心涣散,城破不久矣!蜀地公孙述处境窘迫,忧心如焚,遂将手中最后一张王牌、大司马延岑召来商议对策,问:“事当奈何?”

事已至此,也只有拼了,延岑慨然答道:“男儿当死中求生,可坐穷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财物易聚耳,不宜吝惜。”公孙述听了,心中勃然生出一股斗志,遂打开国库,尽散财帛,募得敢死之士五千余人,交给延岑做最后之反扑。

看来公孙述还是比王莽大方啊,当初王莽末日,国库里明明有八十万斤黄金的巨额财富,只肯出四千钱给每个北军将士,结果只撑了不到一个月就城破败亡了;公孙述吸取了王莽的经验教训,散尽财帛,能不能扭转战局呢?

当然不能,不过,终究还是能多撑些时日的。

至少,延岑的信心大增,竟主动向吴汉约战,要与他来一场大司马之间的对决。吴汉欣然应允。

于是,延岑先以疑兵出城,伪建旗帜,鸣鼓挑战,诱使吴汉来攻,暗地里却将五千敢死偷偷绕到汉军之后,准备待两边交锋时突然杀出,正可杀吴汉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已是建武十二年十一月中旬,汉军顿兵于成都坚城之下已近一年,军中只剩下七日余粮。如果吴汉不能在七日内拿下成都,那么大军也只有撤回巴郡,暂作休整,待明年再来围城。所以吴汉见蜀军前来挑战,大喜,当下也顾不得想延岑有何诡计,便率军猛攻而去,结果后路被延岑所抄,腹背受敌,那五千蜀军敢死队又被公孙述金帛所买,家人几辈子都生活无忧,所以视死如归,勇悍无比,汉军抵挡不住,顿时大败。

图:吴汉剧照

吴汉这个人,缺点是贪功轻敌,优点却是顽强幸运,他又一次陷入绝境,被蜀军五千敢死士追入岷江,混乱之中落马堕水,差点就要完蛋,多亏他反应灵敏,一把揪住马尾,任凭马腿乱踢,地上乱石磕碰,吴汉死拉不放,这才被硬拖回营寨,捡回一条小命。

吴汉逃回营寨,收拢各路败兵,事已至此,不仅颜面尽丧,军士也无心再战,吴汉只得长叹一声,带着万般的不舍,密令准备船只,欲退保江州。

关键时刻,刘秀新任命的蜀郡太守张堪拍马赶至,如一剂强心针,顿时让吴汉振奋了起来。

原来,张堪奉命带着七千匹军马赶来援助,半路听说吴汉要撤退,大急,赶紧抛下大部队,日夜兼程驰至吴汉军中,言后援日至,蜀军必败,将军此时绝不宜退师。

张堪,字君游,南阳宛人,早年十六岁时曾游学长安,与刘秀、来歙交往甚厚。此人志美行厉,聪慧过人,被太学儒生称为“圣童”(东汉著名文学家、天文学家、地动仪发明者张衡的祖父)。刘秀派他来帮助吴汉,正是看重他的才学文治,可以补足吴汉在政治上的短板。

图:张衡塑像

果然派的正确,派的及时。

就这样,吴汉重新打起精神来,一反常态的缜密筹划、细致部署,终于定下一个“示弱诱敌”之计,准备以智取胜。

当武勇的吴汉也学会了使用智谋,公孙述的末日就到了。

于是,吴汉下令隐蔽精兵,而独以老弱在城下挑战。同时又命臧宫率北路军进兵咸门(成都北出东头第一门),待机而动。公孙述经延岑之胜,不由起了轻敌之心,又见吴汉军队老弱,还以为对方久困城下军心颓丧,却又不敢肯定,便又开始迷信他的谶语,结果他在谶书上找到了四个字——虏死城下。

好兆头啊好兆头,看来吴汉这个虏死定了!

十一月十八日清晨,公孙述尽起全城之军,分兵予延岑去攻打臧宫,而自领精兵数万出城攻打吴汉。公孙述西汉末年便已是县令,如今早已年过花甲,白发苍苍,竟然也亲冒矢石,披挂上阵,蜀军将士乃无不感奋,皆愿效死。

果然,一切都很顺利,延岑在咸门三战三胜,公孙述这边也打的吴汉落花流水。

假象,一切都是假象。这一天从早晨战到中午,蜀军虽然连战连胜,但公孙述与延岑杀到兴起,士卒根本不得休息,更谈不上吃午饭,祸患已然埋下,只等吴汉一锤定音。

吴汉不急,不急,先休息一会儿,让精兵们饱餐战饭,食罢,这才下令护军高午、唐邯率上万骑兵的生力军忽然杀上,蜀军师疲无备,顿时大乱,公孙述见势不妙,赶紧收兵回城,晚了,但见高午身先士卒,持槊飞奔而上,一路所向披靡,挡者立死,直入蜀之中军,公孙述大惊失色,刚想喊一声:“是何神也!”话未出口,大槊已到,一槊正刺在公孙述胸口,力透铠甲而没,血花四溅,有如喷泉,公孙述吃痛不住,一声大叫,抚胸堕马,左右赶紧拼死扑前,将他扶上马车救入城中。

公孙述悲愤,没想到“虏死城下”中的“虏”不是吴汉他们,而指的正是他自己,

是夜,公孙述创处流血不止,伤重毙命。一代枭雄,饮恨而亡。

公孙述临死前,把成都军民和一家老小都托付给了延岑。但延岑自咐无法收拾这烂摊子,第二天一早便举城向汉军投降了。

蜀郡太守张堪执掌地方,于是率先入城,他进城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捡阅库藏,收其珍宝,秋毫无私,皆条列封存,编好清单,快马送至洛阳,呈交刘秀。然后张榜宣告,慰抚吏民,蜀人皆大悦。

然而这样一个大好局面,却被有组织无纪律的兵痞悍将们全破坏了。三日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一日,吴汉引军入城,展开了一场残忍的报复性大屠杀,于是局面陡然失控。

吴汉这么做也是心里有气,打下成都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的老搭档岑彭被公孙述刺杀,这对他打击颇大;再加上吴汉顿兵于成都城下一年之久,其间损兵折将,多伤手足,他自己本人也在战争中多次遇险,差点丧命于此,所以对蜀人憎恨到了极点,特别是公孙述与延岑,吴汉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可惜,公孙述已经死了,但没关系,他的家小还在;延岑虽然投降有功,但没关系,老子想杀就杀,杀他全家,大开杀戒!

于是,吴汉下令,将公孙述与延岑全族诛灭,无论老幼,一个不留,杀完了仍不解恨,既然那可恶的张堪已封存府库珍宝动不得,那就只有从其他地方泄愤了,于是吴汉又下令搬出珍宝,纵火焚烧公孙述的宫室,又纵兵抢掠,烧杀吏民,前后屠戮蜀人万数,将成都这一座天府繁华之都,转眼变成了人间地狱。

图:豫剧《吴汉杀妻》

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因仇恨而杀人,因杀人而快乐,这可称不上吊民伐罪的王者之师。即便一支普通的军队,在面对战争时也不应带任何感情,要杀人只是为了获取胜利而不得不采取的手段,如果没有必要,一个人都不该多杀,何况是如此大规模的屠杀平民。

但其实,吴汉除了泄愤这一个原因之外,他如此杀掠,还另有苦衷。

首先,汉军在成都城下顿兵一年多,将帅疲倦,吏士思归,如今好不容易把城打下来了,如果不让士兵们发泄一下得点好处,恐生兵变,因为吴汉军队的军纪本来就一向不好,当年在刘秀的家乡南阳都敢抢掠,何况成都?再说汉军此时只剩七日军粮,成都被围城一年多估计也没什么余粮,不行杀掠,恐怕无法解除粮食危机。

其次,成家政权公孙氏统治益州长达二十八年,于乱世保境务边,招纳了很多流亡难民与死士。如今公孙述虽死,但成都之反汉势力依然强大,且盘根错节,顽固不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清除掉,否则这一年多来公孙述也不会誓死守城、几次三番抗拒招降。若汉军退走后,支持与同情公孙氏的当地豪强趁机作乱,则汉军两年辛苦与牺牲便全废。

事实上,公孙述在位时多有惠民之举,他死后,当地人为纪念他,还在白帝城(今四川奉节,公孙述所筑)中修建了“白帝庙”,塑像供祀公孙述,香火千年不绝。

所以,为了根除公孙述的残余势力,吴汉勇敢的替刘秀背锅,并有意无意的将针对性的屠杀变成了波及广大的屠杀,留下千古恶名。刘秀闻信后当然非常生气,乃下诏将吴汉痛骂一顿,又痛心疾首的责备刘尚:

随后,刘秀又作出指示:汉军此次滥杀事件,在政治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挽回局面,收拢人心,我军应立即停止一切行动,浮江而下,返回宛城休整,同时张堪继续安抚蜀民的工作,礼遇优待降臣降将,征用蜀地贤达人士。

旨意一下,蜀地上下喜悦,百姓莫不归心。

次年春,吴汉从蜀地班师回朝,刘秀特意下诏让绕道回趟老家宛城,祭扫祖墓,并额外赏赐谷米二万斛。

五年后,也就是建武十八年春,蜀郡守将史歆叛乱。史歆曾是岑彭的护军,此次却成为叛乱的首倡者,并得到益州各地豪强的支持与呼应,令人深思。

既然是吴汉惹出的乱子,当然也应由吴汉去檫屁股,七个月后,吴汉率军再次攻破成都,又再次进行了一次大清洗,然后刘秀又再次下诏对吴汉痛骂一顿,然后又再次不了了之。

又过了两年,建武二十年,吴汉病重,刘秀亲自前往探视,吴汉在临死前最后一句遗言就是:“臣愚无所知识,惟愿陛下慎无赦而已。”刘秀虽以柔道治天下,但听了吴汉这句充满了法家戾气的谏言,也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吴汉死后,刘秀下诏悼惜,赐谥为忠侯,又大发禁军将士、车骑前往送葬。

以甲士送葬,此为王礼,大臣本不得使用。历两汉之朝,仅霍去病、霍光、吴汉三人有如此殊荣。

在云台二十八将中,唯有吴汉从建武元年任大司马起,历时二十年,历尽风雨,地位无可动摇;而建武年间三公中的大司徒,从第一任邓禹算起,共换了十人,大司空自王梁起,也换了八人之多。

吴汉身为一个战争屠夫,却为何能独得皇帝恩宠,令人深思。

又两百年后,吴汉终于碰到了一位隔世知己,这位知己,就是诸葛武侯。当时,有人向蜀汉丞相诸葛亮进言希望能大赦天下,诸葛亮却道:

上一篇:宿迁杨絮引发火警增多 杨絮见火即燃防范不可缺失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